紫微斗數學習——廉貞

 

廉貞為北斗第五星,屬陰火。 

 

在斗數中,廉貞具有兩種不同的性格,常易為研究斗數的人忽視。

 

廉貞為[次桃花],所以帶有陰柔的一面,但廉貞亦可以化氣為囚、為殺,因而亦帶有陽剛的一面。這是廉貞本身的性格衝突。

 

在星系結構中,不宜加強這種衝突,只宜調和。若衝突加強,則反主其人不良不莠。

 

古人對此其實已有提綱挈領的論述:[遇帝坐則主執威權;遇祿存則主大富;遇昌曲則主施禮樂;遇七殺則施武功。即是說,逢紫微、七殺則發揮其陽剛的本能逢祿存、昌曲則能發揮其陰柔的一面。陽剛主貴、陰柔則主富。於判斷命盤之吋,對這性質不能不加區別。

 

而且,凡陽剛必主理智,凡陰柔則較重感情,若能使理智與感情調和,當然人生便多吉利,但若感情與理智衝突,人生便多由自己一手造成的痛苦。

 

廉貞這種複雜的性格,必須掌握,然後由星系組合來加以評判,實為推算的關鍵。

 

前面已經說過,紫微、七殺,可以加強廉貞的陽剛,祿存、昌曲則可加強他的陰柔。除此以外,當須留意一些其他星曜會合的性質。

 

天府有祿,可以加強廉貞陰柔之氣,使他的情感更深。

 

帶和善性質的天相,亦可以加強廉貞的陰柔,使他的陽剛之性內蘊而不表露。

 

破軍則可以加強廉貞陽剛之性,變得行為帶點決絕。

 

武曲則增加了廉貞追求物慾的色彩,因而發揮其囚殺之氣,變成自私自利。

 

所以廉貞在十二宮的分佈,其基本結構相當複雜。他跟七殺、破軍、貪狼、天府、天相,五曜關係最深,或同度,或互對,而亦能會上紫微及武曲。

 

在子午宮,[廉貞天相]同度,對破軍;在卯酉宮,[廉貞破軍]同度,對天相。成為[廉破相]的基本組合。

 

在丑未宮,[廉貞七殺]同度,對天府;在辰戌宮,[廉貞天府』同度,對七殺。成為[廉殺府]的基本組合。

 

在寅申宮,廉貞與食狼相對;在巳亥宮,則[廉貞貪狼]同度,成為[廉貪]的基本組合。

 

[廉破相]與[廉殺府]的組合,本身已具有衝突的性質,所以見煞曜則增加其陽剛,見文祿諸曜則增加其陰柔,對此最宜仔細分別。

 

[廉貪]的組合,可謂最具陽剛之性。當廉貞與貪狼相對之時,所會照的為[紫微天相]、[武曲天府],貪狼的物慾色彩非常強烈,如果[武曲天府]不與祿同度,[紫微天相]又帶煞曜,則使到廉貞陽剛之性得以發揮,再有煞曜同躔,不但孤 剋,而且決絕。

 

[廉貪]同度,所會的星係為[紫微破軍]、[武曲七殺]星曜組合非常強烈,反而得一偏之氣,雖主六親無靠,少年奔波勞碌,但終能以武職顯貴。一一這種組合,宜見左輔右弼、天魁天鉞,卻不宜見昌曲。見祿存同度,則增加了早歲的奔波,但終能富裕。亦不宜再多見煞曜,否則過剛則折。

 

廉貞一般不宜見煞。古人對此,有很強烈的評價一一

 

[廉貞擎羊同宮,是非日有。]

 

[廉貞遇羊陀,膿血不免。]

 

[廉貞同火星於陷空之地,主投河自縊。]

 

這種推斷,即是由於不喜煞曜對廉貞的兩面性加以困擾;當廉貞偏向陽剛之吋,又不喜煞曜加強其惡性。

 

所以當[廉貪]同度之時,見火星,亦不構成[火貪]上格。

 

只有當化祿、祿存並見,又見昌曲,兼且廉貞在三方所會的星曜組合不強烈剛剋時,見火鈴然後無妨。

 

若見地空地劫,則不宜廉貞陽剛。倘有祿同會之時,廉貞的陰柔尚可因空劫而變成理想,若廉貞無祿,其陽剛則易因空劫而變成盲目行動,或者變成固執。

 

廉貞的主要格局,為[雄宿乾元格]。其結構有兩種一-

 

[廉貞七殺]於未宮同度,見化祿、化權、化科,無煞忌沖會。

 

廉貞在申宮獨坐守命,七殺守夫妻宮於午垣,又為身宮。命身宮見祿、權、科,無煞忌刑曜會合。

 

這兩個格局,喜見祿,喜見文昌文曲,因為是廉貞的陰火鍛鍊七殺的陰金,所以不喜陽剛之曜困擾。更怕火星同度,是為破格。古人譬喻為煉金之火,火候失調

「廉貞星」古書稱之為「殺星」與「囚星」。「殺」與七殺的性質相同,代表個性衝動;「囚」字卻自古以來都解釋錯誤,以為它代表官司是非,所以才會被「囚」。事實上,「囚」代表傲氣,不願低頭,常常劃地自限,一意孤行。在十四顆主星之中,最為高傲,個性也最暴烈。

 

 

 

廉貞由於心高氣傲,個性衝動,所以行事常帶邪氣,這個「邪」,是「不信邪」,是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」的我行我素,寧可闖得頭破血流,也絕對相信自己,愛與恨都很容易走極端。因為個人意識太強,常常否定社會主流價值觀或道德觀,容易走偏鋒,在古時候是非常不討喜的一顆星,但是在多元價值觀的現代,廉貞的高行動力及意志力就很有發揮的空間,需要加強的則是耐力及情緒的控制,自然容易有所表現。

 

有一位朋友,他是廉貞,很年輕就在外商晋升高職,然後跳到傳統行業當總經理。結果他在傳統產業深受挫折,二年後失敗下台。他忿忿不平的訴說為何在外商只要做出績效就好,很少考慮到人的層面;但是在本土企業裡,人和卻是他最不想處理,但卻因此被中傷、掣肘而下台的主要原因。所以他歸咎於企業主及企業文化都有問題。當我問他:“你不認為你自己也有個性太過高傲,不肯低頭妥協的人際關係處理問題,導致企業主夾在新主管與舊員工的鬥爭裡,難以作人嗎?”。

 

他想一想,告訴我的結論是,他只適合待外商公司,不適合本土企業。我說:“很好,因為,了解自己的限制,找到自己喜歡的風格行事,就是造命。”。

 

廉貞兩字語出〔楚辭卜居〕,屈原在〔卜居〕中,問卜道;“寧與騏驥亢軛乎,將隨駑馬之跡乎?寧與黃鵠比翼乎?將與雞鶩爭食乎?孰吉孰凶?何去何從?世混濁而不清,蟬翼為重,千鈞為輕;黃鍾毀棄,瓦釜雷鳴;讒人高張,賢士無名。吁嗟默默兮,誰知吾之廉貞?”。

屈原是在感嘆,他應該像千里馬一樣昂首,還是像野鴨一樣隨波浮沉,不強出頭?應該要和千里馬一起奮鬥,還是就和劣馬一起打混?應該要和天鵝在一起,還是和一群野雞爭搶食物?哪個是對?哪個是錯?世事混亂不清,大眾輕重不分,高雅的黃鍾已經損壞,低俗的陶鍋反而砰砰作響,到處都是造謠的小人,肯作事的人反而不受重用,世上還有誰知道我的廉潔忠貞呢?

 

“黃鍾毀棄,瓦釜雷鳴”,這兩句話既反映屈原的憤慨與不滿,也點出千古廉貞的宿命!〔卜居〕裡的每句問話,幾乎是廉貞坐命的人遲早會碰到的困境。

 

卜者回答他說:世事沒有十全十美,任何事物都有好的一面與壞的一面,你問的問題,占卜沒有辦法替你回答,請你自己走自己的路吧!

 

屈原最後還是投江而死了,卜者能幫他不死嗎?可以的!如果卜者了解他的個性的話,自然知道該如何勸屈原這位廉貞坐命的人造命!

 

蘇東坡在他的〔賈誼論〕裡說:“非才之難,所以自用者實難。”,有才能並不難,每個人都有才能,但要能認清自己的能力很困難,能夠充分發揮才能又更難。所以他說,如果志向遠大的人,就應該更要忍耐,能忍人之所不能忍,才能等待適當的機會發揮才能。司馬遷〔史記〕〔孟子荀卿列傳〕裡描述陰陽家騶衍的形容辭“儻亦有牛鼎之意乎?”,也是一樣的意思。原來在商湯時候,伊尹為了要實現他的理想,想辦法當了商湯的廚師,讓商湯有機會發現他的才能,所以稱為“鼎”;百里奚窮困的時候,利用餵牛的機會,而受到秦王的重視,所以稱為“牛”,他們都是有理想,有抱負,但是在尚未得志時,卻可以卑身屈膝,將就別人,等到別人信任你了,再慢慢引導他們走入正軌。所以司馬遷說:“仁義節儉,君臣上下六親之施,始其濫耳!”也就是說,剛開始的時候用一套易受民眾歡迎及接受的學術,就算是層次較低(濫)也無所謂,讓社會大眾廣為接受,再伺機教育民眾,本意仍是宣揚仁義道德。百里奚和伊尹,在時機未到時,都能夠忍耐隨俗,含辛茹苦,一直到得逢明主,才大放異采。周朝的姜子牙更有耐心,一生庸庸碌碌,無所作為,只知釣魚,每日被妻子嫌棄,直到八十歲遇到周文王,才輔佐賢者建立周朝。

 

蘇東坡、司馬遷、百里奚、伊尹、姜子牙都是陰性個性,天性本就較能忍耐,但對陽性個性則不然,尤其是開創型;忍耐,是開創型個性最難挑戰的命運!

 

廉貞星的雙星同宮有下列五種組合:

廉貞七殺

廉貞破軍

廉貞貪狼

廉貞天府

廉貞天相

 

這就是廉貞,心高氣傲的一顆星。

 

歷史之星

 

漢朝賈誼是廉貞星的代表人物。他因不見用於漢文帝而被貶至長沙,過湘江為賦以弔屈原,三十三歲就終日啼哭而死。後人遂常以屈原及賈誼來比喻懷才不遇的人。唐朝李商隱作詩感慨:「宣室求賢訪逐臣,賈生才調更無倫,可憐夜半虛前席,不問蒼生問鬼神。」意思說漢文帝召見賈誼面談,不問蒼生,只問鬼神,為賈誼抱屈,為屈原抱屈,等於也為李商隱自己抱屈,埋怨不獲明君重用。

 

但是宋朝蘇東坡在他的〈賈誼論〉裡卻提出不同的看法,他認為賈誼「志大而量小,才有餘而識不足也」,他說:「有才能不難,能夠知道怎麼運用才是真難。所以君子想要謀求遠大的志向,不止要能夠等待時機,時機沒成熟以前,也要能夠忍耐。古往今來,有這麼多才幹之士,可是能實行理念者,一萬人中也不到一個,未必都是君王(領導者)的錯,恐怕還是自己的問題比較多。」。所以他感嘆道:「一個人有很高的才能,相對就會有些與眾不同的言行不見容於當世,所以,只有聰明才智很高,不被旁人迷惑的君王,才能用對人才。」。

 

廉貞的另一位代表人物是孔子弟子子路。孔子是第一位會根據學生不同個性來施予教育方法的人,學生三千人,春風化雨,因材施教,所以稱為「萬世師表」,《論語》裡面就充滿了教育不同個性的人的實例。

 

有一次,子路問孔子說:「一聽到道理是不是就要馬上去實行?」孔子回答:「還有父兄這些長輩在,怎麼可以馬上就做呢?該先問問他們的意見。」接著,冉有也來問同樣的問題,孔子卻回答說:「一聽到就該馬上行動,不要猶豫。」另一個弟子公西華在旁看到全部過程,迷惑地問孔子道:「同樣的問題,為什麼回答不同?」孔子說:「子路太衝動,故要勸他退後一步;冉求則太柔弱,所以要叫他積極一點。」

 

子路就是廉貞坐命,和孔子天梁坐命的個性完全不同,常被孔子罵個性太衝,說他「暴虎憑河,死而無悔」,後來果然一語成讖,死於孔悝之禍。但是,孔子曾感嘆:「道不行,乘桴浮於海,從我者,其由與?」子路聽了很高興,孔子又說:「由也,好勇過我,無所取材。」也就是說,當孔子走投無路,灰心喪志,想要逃避他鄉時,子路的勇猛就變成長處了。但是平常呢,個性衝動仍然是個很大的缺點。「志大而量小,才有餘而識不足」,這兩句話是廉貞應牢記的名言,因為心高氣傲,就會劃地自限,導致氣度不夠,無法容忍別人的缺點,碰到一點小事就可能抓狂。而自視過高,做事雖然積極投入,如果見識不夠廣,反而會變成盲點,導致行事準則太過僵硬,難以圓融變通,這就是「囚」的真義。

 

 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羊妹妹

羊妹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