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向聰明而冷靜的立法委員蔡英文,最放鬆的時候,就是談她的家人。她講著爸爸媽媽姊姊哥哥,不自覺爆料出一堆意想不到的趣事與糗事。就是這些溫馨的點點滴滴,才有今天的蔡英文。 
現在公務繁忙還是天天陪父母吃飯,蔡英文說,這是人生這個階段,最重要的事。我爸爸是有點大男人主義的人,不太講話,蠻謹慎的,但給我們小孩子很夠的安全感。我們從小到大都有一個感覺,在外面如果出了什麼事情,或有什麼不能解決的,大概爸爸都能夠解決。從修車、學費、我們在外面闖禍,他都可以解決。以前我的車都是他幫我修的。我上學,車子常常不能發動,因為陽明山很冷、很濕,我爸就會被我媽挖起來,他會拿著吹風機,去把發動的地方吹乾,然後幫我發動。 功課上,他從來沒什麼要求。有時候我媽媽叫我們念書,他還叫她不要給我們太大的壓力。但是我念台大法律系,是他決定的,因為他的事業需要一個學法律的。我哥哥姊姊都沒有人學法律,而我是最後一個考大學的,他覺得家裡要有一個人知道法律比要好。我爸爸希望家裡有人學醫、學法、學商。但是老大,也就是我姊姊,沒有去學醫,去學了心理,結果就只好哥哥學醫。我那時候大概比較好商量,他叫我去念法律系,我就去了。他對我的教育,大概就只有這一點堅持。如果還有,就是我的語文訓練,我的英文不好,他就想試試我的日文會不會好一點,還請了日文家庭老師。 每次家庭老師來,他都會和老師聊天一陣子,結果他日文會話愈來愈好,我日文從來會話沒有進步過。﹝笑﹞給兩老作伴的孩子其他部份,他對我真的沒什麼期待。本來就打算生我下來,是給姊姊作伴的,後來又說,我是給他們兩個老的作伴的。現在我做立委,以前做陸委會主委,他都沒有什麼特別感覺,因為本來就沒有什麼期待。人家會有一些事想請託他,他都說,這些事我不知道耶,他從來不管這些事。 我媽媽則有點像是那種溺愛小孩的媽媽,反正小孩子需要什麼,她都會儘量給小孩。她跟其他的媽媽一樣,覺得小孩應該學音樂,所以我們每個小孩都去學一種樂器,我學了九年的鋼琴。我不喜歡學琴,到現在都會夢到第二天要去鋼琴老師那邊,很痛苦。我媽媽也覺得英文很重要,逼我去補習英文。姊姊哥哥都覺得我的英文沒救了,是我媽媽教我ABC的,不過也沒救起來,英文是後來到美國念書以後才慢慢好的。 我媽媽照顧小孩很周到,我小時候制服都是媽媽做的,襯衫都燙得很挺。國小時參加躲避球隊,弄得全身髒兮兮的,中午回家吃飯,她就幫我換一套衣服,所以我的衣服都很乾淨整潔,不像後來自己處理都亂七八糟。我到大學媽媽都還給我帶便當,同學覺得很奇怪,我不是吃飯糰,就是吃三明治,反正都有一個飯盒。媽媽還會給我們準備果汁,找不到適當的容器裝,就會用奶瓶,雖然上面沒有奶嘴啦,但我每次拿奶瓶喝果汁,都被同學笑。﹝笑﹞我媽媽是一個很能幹、很犀利的人,她把我爸爸的事業協助得很好。如果沒有嫁人,我覺得她會像柴契爾夫人。她管教小孩也蠻嚴的,比如我們絕對不能說謊,抓到會很慘的。 
能幹又勇敢的媽媽 我媽媽也是個勇敢的媽媽。我記得我剛開始開車時,技術很爛,開車去撞巴士,還要哥哥從巴士底下把車開出來。﹝笑﹞後來沒有人願意陪我練車,媽媽決定陪我,她自己不會開車,就坐我旁邊。我記得第二次我又去擠到隔壁的車,後照鏡玻璃都破掉,打到媽媽臉上,可是她還是坐在旁邊陪我,很勇敢的媽媽。我們小時候每次兒童節、生日,她就會帶我們到東方出版社,讓我們養成看書的習慣。我們那時候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「去東方出版社」,生日都是到那裡去慶祝的。 跟姊姊看書的童年很好,我姊姊影響我也很大。她小時候是個小天才,看好多書,文學、哲學的,看的書超過她的年齡。她是老大,後面的弟弟妹妹就跟著她看。我和姊姊、哥哥書都混著看。我開始看書時,他們已經比較高年級了,所以我可以跳躍式地看。姊姊大我六歲,她看的書我也看,所以我看的東西比一般小孩早,小學畢業時就已經看完《儒林外史》了,四、五年級時,也已經把六年級的國文念完了。歷史故事我都很熟,我爸看平劇時,就會問我這個人跟那個人什麼關係,我都可以告訴他。我受姊姊影響大,因為我看的書基本上就是她選的書,這樣的童年很好。 我自己喜歡看歷史小說、文學小說,現在也看,這裡就還有一套《源氏物語》﹝指著身旁的書﹞,因為林文月的翻譯重新出版,我想看看。以前姊姊照顧我,現在反而我照顧她比較多,是我燒飯給她吃,不是她燒飯給我吃。我不做陸委會主委後,就開始學燒飯,姊姊站在後面教。她現在不想做給我吃啦,而且立委五、六點鐘就可回家了,所以就我做給她和姊夫吃。我做的菜有時候八十分,有時候六、七十分。 我爸媽在家庭教育上,都很注意一件事,就是小孩不能浪費。家裡的環境不錯,他們就怕我們變成浪費的小孩,或是不和一般人往來。所以父母都堅持我們要念公立學校,念一般小學、初中,因為你所接觸的人背景會比較平均,如果去念貴族小學,同質性較高。 
買車仍要爸爸同意 我大學時他們讓我開車上學,但是假日時,還是要坐公車。因為他們覺得車子是上學用的,不上學就不能用車,那不是買車的目的。他們不希望我成為驕縱的小孩,不知道怎麼管理自己。我爸到現在連我們可不可以買車、要買什麼車,都要他同意才可以。妳會想我都這麼大了,買車還要得到同意?但爸爸就是要管啊。後來想想也是有道理,一旦他鬆手以後,他很擔心我們將來不會自己照顧自己。 他就是怕小孩對錢不小心,也怕小孩將來不會照顧自己。我不見得想買奢侈的車,但會想買好玩的車,爸爸就會替我考慮很多。我的車大部份都是他替我挑的,他替我顧慮到安全、舒適,但不希望我買車買到不知節制。今天我自己的個性,有來自爸爸的,也有來自媽媽的影響。我跟我爸一樣,比較謹慎。他常叫我講話不要得罪人,在立法院答詢或質詢時,不要讓人下不了台,要給人留餘地。我跟媽媽比較像的,是想事情比較周到,很多事情會想過一遍才去做。到現在他們還是會對我耳提面命這些,因為人生歷練畢竟還是不一樣。 
從不期待我們做偉大的事 我很少和爸媽有衝突。連我爸都承認,我們家的小孩其實蠻乖的。兄弟姊妹都不叛逆,也不會頂嘴,因為我爸爸不是那種會唸的人,他只是偶爾講幾句,所以不會讓小孩反感。對小孩他也很謹慎,覺得該講的時候才講,他不會囉唆。有時他講了,你沒聽,他也不會罵你。媽媽比較囉唆,但都有溺愛的成分在裡面,所以不足以構成我們叛逆。唯一的叛逆大概就是我姊姊不念醫學院,爸爸現在偶爾會提起,但也不會怎樣。我家最有勇氣的是我姊姊。爸媽一直提供我安全感,也沒有期待我做偉大的事,他們給小孩的壓力其實不大。對於現在的我,他們都蠻意外的,因為都沒有期待要有什麼特別表現,只希望我們平安幸福,做個有知識的人。 我覺得如果父母給太多的壓力,再加上學校的競爭,小孩真的壓力會很大,倒不如給他們寬容的空間。有些小孩學不好,不是笨,可能是學校的教育不適合他。我以前念書念得不好,小學時考第八名,回家後我很高興說我考第八名,我媽也很高興,覺得我居然能考第八名,雖然我姊姊哥哥都考第一名。我念初中時,她帶我到一女中,說姊姊念這裡,希望妳也念這裡,後來沒考上,她雖然有些失望,但也沒有我表示失望過。 如果小孩逼他一定要念一女中、建中,他反而會念得很痛苦。而且小孩要是書念不好,自卑感會很重。我覺得是因為我父母不太堅持自己的意見,所以小孩也不會叛逆。 
陪伴父母不容等待 我們兄弟姊妹四個人,小時候媽媽總把我們放一起。很小時我們分到一個大房間,後來就兩個小房間,大部份時候我們都在一個大塌塌米上,念書都在一起,所以四個人感情很好。大的帶小的,其實效果很好。大的在念書,小的看到,自己也會跟著念。現在我每天都會和父母吃飯,要不然就是姊姊或是哥哥和他們吃飯,我們要輪班的。他們到這個年紀,當然都希望多看到自己的小孩,如果需要陪伴,陪伴的是外面請來的人,他們不會開心的。這是他們每天最快樂的事情。 很多人不是做不到,而是沒有人提醒他。父母到了一定的年紀,你要把優先順序弄清楚,有些事情在你人生的這個階段,是最重要的。 
轉載自:天下雜誌《家庭教育贏的起點》@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羊妹妹

羊妹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